第67章 狼狈为奸

  “气死我了!”

  林山还在房内左看右看自己的“小帐篷”,研究怎么让它“还原”的时候,突然听见一阵吵闹,太守吕经纬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。

  这两天,林山苦恼比天高,比海深。

  走路都要佝偻着腰,估计将腚往后挪,以免太过突出,有碍瞻观。

  更烦人的是那帮子小妾。

  正室倒是没啥需求了,结婚都三十多年,早处成了最真诚的朋友,没啥念想了。

  可这帮小妾一个个不是如狼似虎之年就是情窦初开之时。

  从前林山一个礼拜翻三次牌子,已经是极限。

  这会儿看到老爷枯木逢春忽然英气勃发,一个个打鸡血似的,一天到晚盯着自己的档看,流露出狐狸见了肉想扑上去咬一口的表情。

  这么搞,老腰哪受得了?

  怕不是“小帐篷”的事情没搞定,人就那个尽人亡了。

  还没站起身,就看见太守吕经纬气冲冲地进了房间,后面的家丁一脸尴尬,想拦又不敢拦。

  “老爷……”

  家丁还没说完,林山摆摆手。

  “你先出去。”

  吕经纬自己在圆桌旁的椅子里坐下,丫鬟过来倒了茶,端起来放到嘴边,突然喝不下去,一股邪火涌了上来,手上的力道猛增,杯子“啪”一声碎了。

  “太守大人,何故如此光火?”

  林山扶着腰,走到吕经纬对面坐下。

  吕经纬又骂了一句:“气死我了!”

  林山道:“你去城主府,事情进展如何了?”

  他从吕经纬的表情里能看出,怕是办砸了。

  只是没想到吕经纬出马,这场面还控制不住。

  吕经纬目光滑向林山,先看脸,然后又落在“小帐篷”上。

  “林兄,你这怪疾,还没治好?”

  提起这事,轮到林山发火了。

  咬牙切齿道:“那个小畜生!也不知道给我施了什么邪术!”

  吕经纬道:“郎中怎么说?”

  林山叹气道:“说是气血淤塞,堵住了!”

  吕经纬凝望了片刻“小帐篷”,林山被他看得有些尴尬,便道:“我在吃药,郎中说至少要月余后才可疏通。”

  吕经纬摇头:“这不是一般的淤塞,他是在你体内注入了真气,凝结成团,堵在了你某个穴道上,造成这种怪像。”

  言毕,想了想又道:“你转过身,我给你试试打通。”

  林山道:“我儿耀宗已试过,毫无用处。”

  吕经纬轻蔑道:“就你儿子那点修为,就算了吧。”

  林山心中不喜,但也承认这是个事实。

  林耀宗什么修为,自己当爹的心里明白。

  说是四品,实则二品多点。

  于是转过身,半脱下上衣,露出后背。

  吕经纬也不多言,手掌如风,丹田气动,一掌按在了林山身上。

  一股暖流从掌心注入,林山感觉真气蛇一般朝下身游走。

  到了腰间,突然停下。

  然后感觉气冲穴上一阵刺痛,忍不住呲起牙齿。

  “嘶——”

  吕经纬面容微变,真气又多加两分。

  “哎哟!”

  林山脸色都变了,额头上冒出一层薄汗,接着惨叫一声。

  片刻后,吕经纬收手。

  “邪乎了!”

  林山穿好衣服,回头看着太守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吕经纬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  他喃喃自语,甚至看都没看林山。

  林山继续追问:“太守大人,这是什么缘故?”

  吕经纬说:“我居然冲不开被锁的穴道。”

  林山一惊:“你也不行?”

  吕经纬站起来,背着手在房中走了两个来回,这才回到桌旁。

  “林非凡真没练过武?”

  林山点头:“的确没练过。我看着他长大,从前疯疯癫癫,一言不发,屁都不放一个,哪会练武?”

  吕经纬道:“能将你的气冲穴锁住,连我这个三品武夫都冲不开,他的修为至少是我的一倍以上……”

  林山大惊失色:“太守大人,你这是在开玩笑?”

  吕经纬皱着眉头想了一阵,不得要领,又道:“我并没开玩笑,算了……”

  他摇摇头。

  “这事暂且不说了。今日我可见识了你那位侄子,说他傻?我看不光不傻,还是个刁钻泼皮毒辣又不要脸的人!”

  林山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<-->>